第25章:3000块钱


小说:楚河记事  作者:荆棘之歌
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! 楚河记事 https://www.qiuxiaoshuo.org/read/186214.html 全文阅读!求小说网,有求必应!
  恋上你看书网,楚河记事
  陈凝白想明白后,缓缓吐出一口气,对于之前的事便不再那么忐忑了。
  唯一有点可惜的是,今晚直播的那个品牌也很不错的。
  不过,若论长远来看,待她凭借今晚的言论得到大人物欣赏,嫁入豪门,这些东西也不值一提了。
  夜灯繁华,车流如梭。
  陈凝白微微靠向座位闭目养神,脑海中已经看到了自己巅峰的未来。
  ……
  【陈凝白直播间谈女德】
  【陈凝白公开宣称需要学《女诫》】
  【小禾苗直播翻脸大骂】
  【陈凝白女德班精英】
  【小禾苗干的好】
  打开微博,热搜就像是斥巨资买的一样,整整齐齐,主题明确,用词精准。
  平常某某明星晒照片,影视剧角色闹分手……除了国家大事外,其他通通没能挤上去。
  陈凝白如愿以偿,她,火出圈了。
  小黄毛开着车一路跑到医院,病房里已经挤满了人。
  他亲爹亲妈,他大姨和大姨夫,也是小蕾的亲爹妈。
  毕竟小姑娘出来追星碰到这事,马上都过年了,家长怎么能放心呢?
  “你这孩子!”
  黄毛妈瞪他一眼:“叫你看着小蕾,差点出大事了!还好我们小蕾有福……”
  “姐,可不能这么说,小蕾这丫头我晓得,家里没人能治得住她!这会儿福大命大,全靠她哥哥用心!”
  “周鼎啊,姨心里记着呢!你放心,你发的邮件我已经收到了,你姑父公司里有打印机,全给打印出来了。”
  “回去之后,你表妹学习这块儿,我不能再松手了!”
  原本是觉得孩子成绩大差不差,愿意努力就行,家长们何苦紧逼?
  可看这丫头,那就不是紧逼的事儿!
  那是空闲时间太多,净瞎折腾去了。
  有那追星追上门的时间,还不如来学习呢,最起码学习没风险。
  小黄毛忍住笑,此刻对上病床上躺着生无可恋的小表妹的眼神,缓缓露出一个笑容来。
  小蕾:……
  哇的一声哭出来。
  她哥就是故意的呜呜呜!
  不过啊……
  黄毛妈看着小姑娘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,这会儿找个借口把妹妹拉出病房:
  “妹啊,小蕾年纪还小,她追星也没有找家里要钱,平常我看成绩保持的也挺稳定,证明这孩子其实懂事儿——你可千万不要再吓唬孩子了啊!”
  小蕾妈也是头痛。
  “我是不想吓唬,可姐你看这丫头,无法无天的,一点警惕心都没有。”
  “你说要不是周鼎心里有数,她这回得吃多大亏呢?”
  不怪当家长的担心,她可都听警察说了,人家家里保存了好多照片和视频,那都是把受害者拿捏住了!
  所以这么多年才没事发。
  “你说万一碰到这样的事,她年纪这么小,可怎么熬过去啊?”
  这么一说,黄毛妈也是心有余悸——哎哟,这糟心王八蛋……
  但是该说还是得说:
  “我瞧着小蕾这丫头精神头有点不太对劲儿,这回估计也吓得狠了,搞不好也受了刺激……那个啥,咱们那地方小,你看要不在医院找个什么心理科室的,给孩子缓缓情绪?”
  这丫头平常活蹦乱跳的,多精神啊,天不怕地不怕的!
  “你再看刚才咱们从进门开始,她就没说几句话,肯定吓坏了。”
  小蕾妈一琢磨,也是。
  这边脚下生风,赶紧又去预约心理科室了。
  ……
  小蕾当然是说不出来话了。
  就在昨晚。
  就在她躺着病床上,用着宝贵的流量也要支持凝凝直播,甚至还在心痛自己太过穷困,以至于不能为凝凝支持的产品掏钱……
  因为没钱,群里指责她不是真心爱凝凝的话都听了一箩筐了!
  就在这时候。
  她——塌房了。
  那个张嘴女德,闭嘴《女诫》,话里话外都是她蓄意勾引,为自己经纪人开脱的——就是她的偶像凝凝啊!
  追星少女小蕾,在昨夜,不仅塌房,甚至塌的惨烈,都想把自己也埋下去了。
  如此一来,追星女孩可不就锥心之痛吗?
  小蕾昨晚一夜没睡,又心痛又愤恨,又觉得自己眼瞎。
  同时,还有着浓浓的后悔。
  甚至连夜写了一篇长帖子,没休息好,精神又受了打击,如今一大早,可不就显得萎靡不振吗?
  “你写的帖子呢?”
  小黄毛倒是来之前收到消息,如今也能独当一面了:“你愿意发就发,反正这回你偶像是要被踩死了。这边律师已经找好了,10:00他会过来。”
  不过,其实也不需要什么律师了。
  因为经纪人被发现的当然不止这一件事,警方在他家中找出一个U盘,里头不堪入目的视频多的是,甚至有些已经上传到某些不知名的付费网络平台了。
  重重罪行,累累叠加,每一份都代表着那些女孩子的层层血泪,尤其还都是未成年。
  这件事,上头已经下了指示,重判重罚,引以为戒。
  经纪人,包括他幕后给他行使方便的一长串,没有人能逃得了。
  请律师来,不过是为了尽早把事情捋清楚,赶在过年前让大家伙儿都能放下心来。回头他们回老家,这边也有人能代办一些事项。
  小蕾这回反而显得成熟了些。
  “我昨天夜里都想发了,但是里头提到了你给我的那个护腕,我不知道该不该提,所以想等你过来问问。”
  她哥前天夜里折腾一晚上,昨天白天又陪着自己在医院,所以晚上写好了,她也没打扰,就想让小黄毛睡个好觉。
  经过这事儿,小蕾算是明白,什么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了。
  她会永远记住这个教训的。
  小黄毛昨天白天在医院里,也不是干等着陪护,而是和周白进行了好一番的计划和沟通——
  毕竟小表妹只是受了惊吓,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肉体伤害。原本打算尽早出院的,不过被小黄毛拦住了。
  ——经纪人至今还在住院呢,警方守着这边,自然也不会让记者过来。
  小蕾原本正在风口浪尖上,留在这里待个一两天,反而会更安稳。
  不过他也没想到,自己就睡个觉,陈凝白这边就作了个大死,成功把所有人的视线给牵引了过去。
  如今看来,在医院还有啥用?
  这不就赶紧过来帮忙办手续,打包送回老家吗?
  只不过家长们太担心,所以昨天抢到票就连夜赶过来了。
  小黄毛想了想:
  “没受什么实质伤害,但是也不代表没有流言蜚语,你要做好了心理准备,就可以发在网上。”
  小蕾白眼一翻:“我就算不发,回老家了照样少不了。”
  但是,她不怕。
  ——毕竟经历过半夜经纪人在床头的样子,再没有什么能比求助无门更可怕了。
  她这会儿是真的不在乎。
  再说了,本来还有人会说的,但是昨晚上陈凝白发言之后,相信没人会把视线注意到这上头。
  刚好给她一个发泄的机会。
  她就是想出气。
  小黄毛点点头:
  “护腕的事你想写可以写,不要过度夸张就行,等到年后,汉棋智能会根据这个开发一系列防护工具,技术都是成熟的,上市很快的。”
  “哇!”
  小表妹瞪大了眼睛:“我要买!”
  小黄毛冷笑一声——“你没钱!”
  “我已经跟你妈说了,你今年所有的压岁钱通通都要上缴,省得有钱有闲的往外打水漂。”
  小蕾:……
  她奄奄的躺倒下去,对未来一点都没有期望了。
  但是躺下去的那一瞬,眼珠子一转,就又有了一个想法。
  ……
  【狗仔小分队】是微博一个有着数百万粉丝的爆料博主,次次爆料都有实锤,因此很得网友们关注。
  如今全网都在说着陈凝白和她的经纪人,这个热度必须不能错过。
  小分队已经在家整理资料,整理了三个多小时了——
  他不像有些爆料的,一样一样慢慢发,他就喜欢整理一个长图,一口气把关系捋明白放出去!
  同时,还在不断打听着陈凝白在天娱的情况。
  如今天娱被人骂的狗血淋头,公司里人心浮动,他只要稍花些小钱,想要的消息就源源不断。
  而这时,一个陌生号在私信戳了戳他。
  “我这里有陈凝白经纪人相关事件的所有情况,细节。陈凝白粉丝群里的内部分级,以及应援标准,打投资金……”
  “还有一个受害粉丝的3000字长信,里头提到了汉棋智能明年的新品,你要吗?能给多少钱?”
  什么?
  小分队愣住了。
  等等!
  他来捋一捋这段话有几个重要信息——
  陈凝白的且先不说,就说汉棋智能明年的新品——
  乖乖,原来这次案子还牵扯到这种大事儿呢?
  再看看手边正往烟灰缸里爬的清洁小圆,小分队内心一阵愧疚,赶紧把小圆揪起来。
  “乖啊,烟灰有害健康,我洗洗你再爬。”
  小圆胖嘟嘟的凝胶一样的纳米身子,在他手里duang了duang,让小分队的心也软软的。
  没错,死宅小分队足不出户,养的爱宠就是清洁小圆。
  ……
  不过就在这时,又有人私信他,并且什么话都没说,什么要求都没提,直接就是长串长串的记录——
  那是一个微博小号截图,里头的内容——
  嚯!
  陈凝白助理的小号!
  而且是专门用来哭诉的小号,身上被掐的,踢的,被烫的,还有被打巴掌的……
  还有提到陈凝白跟了金主,日常窒息发言,各种行为等等……
  好家伙!
  小分队激动的直搓手——不花钱就能看到这么多细节,刺激。
  这下子,他一个长图写不完这个事了啊!
  ……
  小蕾在网上跟狗仔小分队你来我往,最终谈一下价格——3000块钱。
  没办法,里头最值钱的信息反而是汉棋智能明年的新品。至于说案件的情况,他们早就已经整理得清清楚楚了。
  论起做数据女工,粉丝小蕾经验丰富,钱一到账,立刻就把自己昨晚一夜没睡整理的消息全部都发了过去。
  那封长信也发到了网上,等待跟小分队打配合。
  至于这3000块……
  “哥,你帮个忙,我要捐给负责女童教育的!”
  “哼!陈凝白还想搞封建复辟,还想让大家学女德女诫,我呸!”
  “我就不!”
  “我就捐款!我就让大家能接受九年义务教育!才不要听她这个老妖婆说话!”
  小黄毛:……
  爱时喊凝凝,恨时老妖婆。
  可以,这很学生,没毛病。
  至于那3000块……
  “汉琪智能有定期捐赠,名下也有爱心基金,可以指定项目和学生,3000块钱,足够支援6名小学阶段的女童一学期的初步教育了。”
  说是教育,义务教育本身并没有多少费用。
  这笔钱出了纸笔之外,主要是包括了教育期间产生的餐饮费用——毕竟,连免费小学都上不起的穷苦地区,怎么可能能吃得起正常的一日三餐呢?
  500块钱一个人。
  代表着连对方上学时耽误挣的农时钱,还有上学时要吃的饭,都包含在内了。
  毕竟,穷人家的孩子,也不是在家等饭吃的,他们可能几岁开始就要干活帮家里减轻负担了。
  “3000块钱,6个人,一个学期?”
  小蕾瞪圆了眼睛。
  “可我,可我一个月都得两箱牛奶呢!这都要100多了!500块钱一个人一学期,怎么可能够呢?”
  而他们家,虽然不属于穷苦人家,可也就属于普通家庭标准啊。
  “够的。”
  小黄毛笃定的道:“国家也有各种扶持的。”
  而且,汉棋做慈善有自己的想法。
  其他项目是其他项目,他们自己基金会做慈善,就是经营基本项目。
  他们不会赠送高价食品粮油,牛奶,营养品,保健品等等。
  他们能做到的,就是定期给予这个家庭或个人,一份基础生活的物资。
  食用油可能只是基础调和油,大米也可能是超市一块钱的平价米,面粉更是大包装的家庭常备……
  至于孩童老人的供应奶,也更加不会是百十块钱一箱的,各种名堂的牛奶。
  衣服鞋帽,图书本子,大多都靠捐赠。
  以现如今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,这些经过消毒筛选寄送之后,到手基本都是很新的。
  也因此,在他们的款项使用记录上,每一分钱仿佛都能用在刀刃上。
  只不过从不对外进行募捐,只有汉棋智能能够向基金会划款。
  如今他发给小蕾的这个链接,是带着自己汉棋智能合伙人的特殊标志的,只有通过这里,才可以打开捐赠渠道。
  否则其他的人,都只能看到钱款项目明细。
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! 楚河记事最新章节 https://www.qiuxiaoshuo.org/read/186214.html ,欢迎收藏!求小说网,有求必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