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五章 新世界


小说:登基吧,少年  作者:雁九
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! 登基吧,少年 http://www.qiuxiaoshuo.org/read/154858.html 全文阅读!求小说网,有求必应!
  “呕,呕!”
  巷尾,宋谦之扶着大门,忍不住呕吐不已。
  安长生、李裕神色苍白,被宋谦之拐带的,也都作呕,捂着嘴巴,强忍着恶心,不让自己吐出来。
  可是随着宋谦之的呕吐声,还有弥漫开来呕吐物的酸腐,使的人越发恶心。
  安长生还罢,李裕忍不住,也跑到墙根下开始呕吐起来。
  石三眼神发直,朱强则是扶着石三,还在打寒颤。
  梁壮、郭鬲都面带惊恐,走路都不稳当了。
  侯晓明、仇威、李远、邬远几个比其他人反应好些,可也都绷着脸,瞪着眼睛,显然是吓到了。
  牛清回头看了一眼,依旧是心有余悸模样,中间又像是夹着心事。
  霍豹倒是神色如常,站在霍宝身后,笑眯眯的看着大家反应。
  昨日他带人过来瞧过,当时的反应比不得宋谦之,可也没有比其他人好到哪里去。
  石三带了颤音带:“宝爷,这……这就是另一面吗?”
  里面的宅子里,是十几个花柳病晚期的妓女。
  各色的花柳病齐全,不管之前是什么样的美人,如今都是一堆烂肉。
  满屋恶臭,浑身溃烂,如同人间炼狱。
  石三出身乡下殷实人家,老一辈传下的规矩,也是禁止子弟嫖赌。
  石三出来闯荡半年,自诩长大了,对于家中的老规矩很是不以为然。
  眼下,却是狠狠长了一个教训。
  赌是破家,这嫖并不好就是送命。
  众少年从面红耳赤到脸色青白只用了一瞬间的功夫。
  “是啊,世上分天地,可也是一天一地,没说到一天几千个地去……再好的美人,被数百上千人亵玩,也都只剩下茅厕似的污秽,如何能不病呢?不仅是她们自己,近身沾染上她们的,少不得也被过了病。”霍宝道。
  石三听着,实在忍不住,跑到旁边呕吐起来。
  朱强小声道:“这病……不好治吗?”
  “九死无生,根据野史记载,还有皇帝死于花柳病,可见其中凶险。”
  这说的自然是几百年后的事,也让霍宝拿来举例子。
  李裕犹豫了一下道:“这些都是迎来送往的楼子里的姑娘,可能不干不净,家养的应该不会染病吧?”
  霍宝道:“妓子干净,还有嫖客未必干净。能出来嫖的,说能保证每次都躲过。有一个染上,后头就能祸害一串了……”
  “清倌人好些吧……六爷那边,就收了两个清倌人……”仇威带了几分好奇道。
  “风月场上,老鸨用十多种法子让妓子伪装处子。”
  霍宝慢悠悠道。
  李裕已经呕吐完,走了过来,闻言点头道:“话本里提过一种,老鸨用黄鳝血伪装处子血,好像还有用鸡血的……”
  “黄鳝……”
  宋谦之想起晚上的一道红烧鳝丝,呕吐的更厉害了。
  李裕连忙堵着耳朵,不敢再听呕吐声。
  虽说只吐了三个,可是大家才吃完席间,这顷刻之间吐的干净,味道就十分销魂。
  眼见着宋谦之、石三都吐出苦胆来,再无可吐,大家就搀扶着离了这里。
  对于秦淮风月的好奇,统统变成了畏惧之心。
  霍宝见状,心下十分满意。
  这男女之事本是个人私事,轮不到他操心,可谁让这是乱世。
  美人计,可是自古有之,且屡有功成。
  好不容易调教出来的人手,真要是择在美人计上,岂不是可惜?
  十月里全军监察,查出的违纪案中,涉及风月的就占了四成。
  大家从望江楼里出来时,天就黑了,这会秦淮河河畔更是灯火通明。
  秦淮河上,是各种楼船,隐隐传来各种琴弦声。
  秦淮河畔,更是挂起红红的灯笼。
  其他地方的店铺,过年都要摘幌,等到初六再挂上。
  秦淮河边的青楼,却是四季无歇。
  正月里还有各种花会,比寻常更热闹些。
  上等的楼子不缺客人,中等下等的妓楼,少不得龟公老鸨在门口招呼,有的则是年长的妓子直接在路上揽客。
  众少年浩浩荡荡走过,少不得引起众妓家关注。
  就有三五妓子上前招呼。
  “几位公子,家里的荷花白得了,又嫩又白!”
  “我们这里的是梅花酿,醇香味浓!”
  “我们又春桃酒,豆蔻年华……”
  “我们有松香羊羔酒,都是闽地运来的,码头巷头一份……”
  众少年之前被刺激了一把,对妓子避之不及。
  可是听了一会儿,大家又觉得奇怪,怎么都是卖酒的?
  好奇归好奇,却不在外人面前露怯,众人寒着脸撵了人,快步离了这里。
  直到身边清净了,朱强才道:“瞧着穿的花枝招展的不像正经人,还以为是楼子里的,怎么又变成卖酒的?”
  石三也道:“是不是楼子里也卖酒?”
  李裕笑道:“是卖酒,说的是酒,可又不是酒,……那个春桃酒,是说楼里有奶妓,没有梳笼的……荷花白是说姑娘年岁正好,二八二九;梅花开在腊月,时节居晚,就是有老妓的……那个松香羊羔酒,就是相姑馆,里面都是小倌,是给那些爱南风的人预备的地方……”
  身为豪商公子,李裕年岁不大,却是跟着亲族长辈出来见识过的,比旁人晓得的多。
  众少年了听得一愣一愣。
  霍宝之前就字面上的意思,猜出个七七八八。
  其他人,就算是读了书的宋谦之、安长生几个,也想不到“花酒”是这个意思。
  一堆土包子,可是见了见识。
  “什么是爱南风?”
  朱强听得稀里糊涂:“又是相姑,又是小倌的,是啥?”
  李裕顿了顿,道:“爱南风就是不爱姑娘爱男人……‘相姑’就是像个姑娘可不是姑娘,也叫小倌,就是男妓……”
  “两个男人还能……好恶心……”
  朱强撇了撇嘴。
  石三也皱眉道:“那不就是二椅子?我们村之前有个,走路扭腰甩胯,脸上还涂粉,就往老爷们堆里凑,还动手动脚的,被打了几回才老实。”
  新世界的大门在众少年面前展开。
  却是一个好奇的都没有,反而都是神色古怪,显然是接受无能。
  大家一路无话,到了太尉府门口,才各自散去。
  侯晓明与石三两个,依旧留宿太尉府这边的客房。
  侯晓明还罢,反正正常,石三这里明显是有些古怪在里头。
  宋谦之的呕吐是洁癖发作,看了烂肉一般的花柳病人,给熏的。
  李裕的呕吐应该是后怕,他之前在扬州,说不得见识过风月,只是没有见过这最阴暗的一面。
  石三这里的呕吐……
  原因因为是与李裕差不多……
  只是瞧着他毛头小子什么事情都不懂的模样,应该还在门外头。
  不管之前什么念头,经过今日这一吓也老实了。
  当着大家的面,霍宝也无心再啰嗦,打发他与侯晓明安置去了。
  霍豹这才摇头道:“真不是外头那些嫖客怎么想的,几两银子买个人也行啊,也比往窑子里稳妥。”
  牛清则是看着霍宝,心中七上八下。
  小宝兄弟怎么什么都懂?
  今日这让众少年见世面,是真的见世面,还是另有所指?
  牛清迟疑了一下,没有当着霍豹的面说什么,等到霍豹回梳洗,才拉了霍宝小声问:“小宝,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?”
  “啊?”
  霍宝眨了眨:“清大哥听说什么了?”
  牛清带了几分扭捏,吭哧好一会儿道:“就是……六爷送了五爷一个人……五爷收了……”
  霍宝愣住。
  能让牛清不自在的,肯定送的是女人。
  霍宝上次旬假去过老爹的院子,还没有看到女人。
  “什么时候送的?”
  霍宝道。
  “小年那天,五爷在六爷那边吃酒,回头就带了一人。”
  牛清低着头,闷声道。
  他心中自然是偏着霍宝的,就算那女子无名无分,只是婢女身份,可谁晓得以后?
  还有就是这一开头,太尉府后院就要开始进女眷了。
  如今是身份低贱的,以后身份高的呢?
  到时候生出孩子来的,说不得小宝就要受委屈。
  牛清实不明白马寨主为什么掺和太尉府之事。
  霍宝却是晓得马寨主行事最是稳妥,既是送了人,肯定是没有后患的。
  多半是给他那两个新妾似的,是调教过的清倌人,吃了药断了月信不能生育的。
  九爷神龙见首不见尾,稳当的高丽婢、倭女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送过来,总不好让老爹就这样干耗着。
  http:///txt/95247/
  。_手机版阅读网址:
  【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,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,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】
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! 登基吧,少年最新章节 http://m.qiuxiaoshuo.org/read/154858.html ,欢迎收藏!求小说网,有求必应!